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神在畫中 筆墨遒勁 ——明代張路《達摩渡江圖》絹

佛教自從漢代由天竺(今印度)傳入華夏大地以後,在我國的南北朝時期尤為盛行。


■江蘇南京 周安慶
    佛教自從漢代由天竺(今印度)傳入華夏大地以後,在我國的南北朝時期尤為盛行。

    相傳天竺國王子、尊稱佛傳禪宗第二十八世祖的菩提達摩,泛舟航海來到嶺南廣州地區傳教。南朝梁武帝蕭衍聞訊後,竭力邀請他前往都城建康(今南京)講經。由於達摩奉行的是大乘派觀點,主張面壁靜修禪法,藉以普度眾生。而蕭衍雖也篤信釋門,只不過在思想觀點上卻主張自我解脫。因此兩人每每相見談及佛事,總是因為見解不一而話難投緣。達摩這時感到建康不是自己傳經布教的久留之地,遂決定繼續北上。達摩獨自行至建康城北郊幕府山麓的長江南岸,但見煙波浩瀚的江面上空無一舟。達摩在犯難之中卻得到一位老人相助,於是便踏上其所予的一束蘆葦奮勇渡江。梁武帝得知達摩悄然離去後,連忙派人追趕挽留,待趕到長江邊後已為時晚矣。此刻的達摩正在趕往北魏都城洛陽(今屬河南)的征途上。

    達摩後來駐錫嵩山少林寺(今屬河南登封,被譽為中國禪宗的祖庭),繼續擯棄世俗雜念,面壁九年參禪修行,最終成為東土(泛指中國地區)佛教禪宗的始祖。而其引人遐思的“一葦渡江”典故軼聞,從此也就盛傳開來,而且還留下了達摩在南京幕府山夾騾峰的民間傳說。故昔人曾有詩聯詠歎:“一葦渡江何處去,九年面壁待人來。”

    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這幅《達摩渡江圖》絹本設色畫軸(見圖),124.1×98.4釐米,正是明代中葉著名畫家張路繪製的傾情之作。從該畫軸中可見,菩提達摩目光深邃,炯炯有神,堅定地注視著遠方。他身穿一襲長長的袈裟,赤足腳踩蘆葦,毅然行進在滔滔大江上。江面風起飄拂,掀起袈裟一角。此刻的達摩掛帶耳環、套著足環,神情莊重坦然,不畏艱險渡江北上。氣宇軒昂的人物形象佔據了大半個畫面,左上側僅署張路的行楷款識“平山”二字,隨後鈐有一枚“張路之印”白文印鑒。

    大凡瞭解中國繪畫藝術的朋友都知道,傳統人物畫屬於客體性追求,畫家所表現的正是創作對象的神采意韻。張路在《達摩渡江圖》的創作中借鑒了宋代大畫家梁楷的簡筆技法,著力表現達摩的生動身姿,從中亦可窺見畫家的釘頭鼠尾、折蘆描法。對於達摩富有睿智的腦袋、慈祥的面容以及曲發虯髯等,張路的描繪也是精微傳神,並且略施水墨、淡色,在畫中形成了一定的繁簡對比。人物四周的煙靄、江流皆以闊筆淡墨渲染,浪紋線繪細膩,頗具南宋馬遠的畫水法特點。縱觀整幅畫面,運筆遒勁蒼健,線條粗中寓細、轉折頓挫有力,濃淡枯濕相間,氣勢飛動灑脫,人物造型準確,意境空明宏闊,凸顯了菩提達摩來去似風、意象鮮活的神情氣質。

    張路(1461—約1537年以後),為明代祥符(今河南開封)人,字天馳,亦字天墀,號平山。青少年時期發奮苦學,然而卻屢試不中。因受唐代畫聖吳道子的藝術影響,轉而學畫並以鬻畫為生。才情奔放的張路不僅擅長人物畫,山水、花鳥、走獸畫亦無所不能。人物畫除學吳道子外,又以明人王諤、戴進、吳偉等名家為師,深得前賢院體畫格的影響,明代詹景風在《詹氏理性小辮》中稱其作“結構停妥,衣褶操插入妙,用筆矯健,運筆迅捷,亦自雄偉,足當名家”;山水畫主要師承戴進、吳偉,由此上溯南宋馬遠、夏圭等北派名家的筆墨意趣,所作大致可以分為工細院體和粗筆濕墨兩種畫格。張路在明代畫壇享譽一時,也是“浙派”(亦有曰“江夏派”)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