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愛隨風逝,帶著兒子讀博去-2

有一段時間,我同時參加了兩個課題組,常常是這個組剛集中討論完畢,那個組又開始出發搞調研。學業本來就累,在這個時候,我又得了神經衰弱症,常常整晚睡不著覺,1.62米的我瘦得只有80多斤,還出現了嚴重的貧血症狀。同室的一個小妹妹看了,心疼地勸我:“吟月姐,你看你都成什麼樣了,就不能少參加一個課題組?幹嗎和自己過不去?”終於有一天,我在工地上搞計量時,由於體力不支暈倒了,是工人師傅把我送到醫院。這次不久,我在沒有任何人的陪伴下,做了乳腺腫瘤切除手術。在住院期間,我人雖在病床上,但腦子一刻也沒閑著,利用這段時間,我翻譯了一本外文專業書籍,就連那位不苟言笑的年長的主治大夫都說:“閨女,你可真不容易啊!”。
  學業的繁重、身體的勞累我都可以承受,但對孩子的思念,卻令我忍受不了。多少回夢裏,我淚濕枕巾。每每想起別的小孩可以在父母的懷中任意撒嬌,可以吃好的、穿好的、玩好的,而我的牛牛卻遠隔千裏寄人籬下時,我就心碎不已。1995年中秋節,我決定到湖北看望兒子。入夜了,我走在鄉間路上,皎潔的月光灑向大地,路旁的桂花飄著芳香,好一個溫馨的中秋之夜。我一路小跑,恨不得馬上見到兒子。當我經過村口的一塊大石頭時,從背後蹦出一個小孩,用一口地道的湖北話對我說:“你來看我了!你不是說要過年才來看我嗎?”我嚇了一跳。等回過神來,發現是牛牛———是我的牛牛。好久不見,兒子瘦了、黑了,手和臉髒兮兮的,中秋的夜風已涼,可牛牛仍穿著夏天的單衣,光著小腳,活脫脫一個山村野孩子。我一把抱住兒子,淚如泉湧。在親戚家,我燒了兩大桶水,給兒子洗了三遍。孩子沒帶好,我不怪親戚,他們小孩多,日子又不富裕,當初答應幫忙已經非常不容易了。睡覺的時候,兒子告訴我,他非常想我,經常到大石頭那裏看我是不是會來。牛牛生怕我跑了似的,睡著了還摟著我的脖子,夢囈中喊著“媽媽”。兒子跟著我是受苦了,如果不是因為離婚,他可以上最好的托兒所,可以住空調房,可現在,別的城裏孩子能得到的一切,他幾乎什麼都不曾有過。我撫躬自問,自己是不是太自私,太對不住兒子了?可是我沒有退路,為了學業,我捨棄了工作、放棄了母子團圓,孤身一人飄落他鄉。但我必須這麼走下去,既然不能享受和和美美的愛情婚姻生活,那麼只能開闢另一方天地,去擁有另外一片晴空。對於兒子與學業不能兼得的我來說,暫時只能委屈兒子了。那一晚,我淚流不止,徹夜無眠。

  3 再度離異,帶著兒子讀博去
  3年學海苦作舟。我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碩士研究生的學業,並有兩個課題獲得了國家級的獎勵。畢業後,我被特招到某部隊從事專業技術工作,享受副團級待遇。
  我是個完美主義者,儘管我的生活不完美,但並不妨礙我追求完美的生活。我理想中的愛情是心心相印、息息相通,是不管多晚回家,都有一盞為彼此守候的燈火。而沒有這種愛情的婚姻,我堅決拒絕。所以,和明劍分手後,我婉拒了不少人為我介紹對象的好意,直至遇到鄧玉杭。
  鄧玉杭大我10歲,原是一位畫家,後來下海開了一家字畫店。與他交往時,他表現得非常儒雅和謙恭。和我一樣,他也有過一段破碎的婚姻。由於經歷相似,我們一見如故,談得比較投機。兒子後來來到我身邊,鄧玉杭十分喜歡他,孩子也和他玩得來。為了給自己的情感找一個歸宿,給牛牛一個完整的家,在我從軍那年,我和鄧玉杭走到了一起。
  鄧玉杭也經歷過婚姻的變故,我滿以為他一定會珍惜第二次婚姻。然而,我看走眼了。婚後,我除了兢兢業業工作,就是盡心盡力打點這個家,可鄧玉杭並不是我期望的那樣,白天他忙店裏的活,晚上,常常和他的那幫朋友出去搓麻將,有時玩得徹夜不歸,對我和牛牛過問得少之又少。我多次好言相勸,要他珍惜我們的情感,珍惜這個家,但收效甚微,他甚至很反感我“管”他。有一年初秋,我到東北出差,由於任務突然,直接從部隊去火車站。我和他約好,晚上11點鐘到月臺給我送衣服。直到火車快開了,還見不到他的人影。我撥通他的手機,只傳來嘩嘩啦啦的麻將聲。為了麻將,他早把給我送衣服的事忘到九霄雲外去了。由於摩擦不斷,我們大吵小鬧是常事,後來他居然動手打人,有一次還把我的嘴角打出了血。
  這次打人以後,我半年沒理他。之後,我們分手了。分手時,我還了他一個烙有五個指印的響亮的耳光。3年婚姻,一朝解散,看似有些漫不經心,其實我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。通過婚後鄧玉杭的言行舉止和對我一以貫之的態度,我看透了他的心,他是個自私、狹隘,沒有責任心的人。他和我結婚,是為了炫耀:他是有能力的,能找到一個小他10歲的妻子,而且是個包括學歷在內各方面都比他優秀的研究生。我是個獨立、有個性的女人,我不是擺設,更不能成為別人炫耀的資本,我要的是相親相愛的情感,是實實在在的生活。在兩種水火不容的態度和觀念面前,我選擇了放棄———儘管我知道獨身的生活並不容易。
  如果說第一次離婚,因為孩子在心理上還稍有些患得患失的話,那麼和鄧玉杭的第二次分手則是坦坦蕩蕩,了無牽掛。我不會為一場無足輕重的所謂的婚姻迷失了今後的路,更不會為了生活而對他人存有幻想。我覺得到了重新整理自己思想的時候了,應該到另外一種生活中尋找自己的位置。我又想到了上學,因為我覺得除了上學,沒有第二條路可供選擇。而這時發生的一件事更堅定了我的決心。上個世紀90年代末,部隊裁軍,我主動打了自主擇業報告,在離婚的同時也放棄了工作。好心的戰友要我想清楚,說我剛離婚,一個女同志又帶著個小孩,如果呆在部隊,工資相對較高,日子會過得平穩些,如果自主擇業,一切都不好說。我謝絕了戰友的善意提醒,最終還是脫下了穿了4年的軍裝。
  我把姨媽從老家接來照顧兒子,自己集中精力復習了半年。經過不懈努力,2001年春,我考進南方某高校,開始了博士求學生涯。
  念博士以後,我把兒子轉到大學的附中就讀。兒子很聰明,5歲就開始上學,小學只上了4年,就跳過了兩級。他也懂事,獨立能力很強,有時我忙著學習,沒按時回家,他就一個人先煮好飯,不論多晚,都等我回家一起吃。有一次我隨課題組去新疆考察,他一個人在家,一天晚上我剛打完電話回家不到半個小時,他又打電話給我,告訴我電視裏說新疆下暴雪,要我多穿些衣服,別凍著。我聽了心裏感慨良多,只有經過風風雨雨的孩子才有這份孝心啊。孩子從生下來以後一直缺少父愛,為了培養他男子漢的氣概,我每個星期帶他爬一次山,以增強他的毅力。平常只要有時間,我儘量多帶他出去玩,一來彌補我對他的愛,二來讓他接觸各種事物,增長見識。他8歲時,我給兒子買了一臺電腦,如今,他已算是大半個“電腦高手”了。牛牛長高了,長大了,下半年準備上高中了,我也快畢業了。因為另一所高校早些時候向我發出了邀請,兒子說:“媽媽,你不論到哪個學校,我都跟著到那裏去讀書。”
  ……
  失去愛情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為了所謂的愛情或是因為失去愛情而放棄了整個世界。現在,縱然沒有了愛情,可我的生命中依然擁有春天———因為有我的事業,更有與我相依為命的可愛的兒子,這樣的日子我過得省心、充實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