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十幾歲的孩子都會喜怒無常

青春期孩子在衝動、碰壁、反思、學習的過程中長大成人,家長可以智慧引導,可以靜靜旁觀。



直面情緒:我可以生氣,也能理解別人的感受



到了初二,女兒的脾氣明顯火暴多了,經常為一點小事跟我吵起來,甚至有時明明我沒有責備她,她都會氣爆爆地回答我。我開始深為煩惱,後來看到了一篇文章,說青春期的孩子除了心理上的原因外,生理上也因為腦部的前額葉皮層發育不完善,以至於總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,而且不能準確地理解成人的情緒。讀過後,我對女兒的種種反應就能夠心平氣和了。



高一時女兒住校了。我心裏還很擔心,一群青春期的女孩會如何相處。女兒倒很快有了一個叫梁音的好友。但緊接著,她們之間摩擦不斷。



事情起因於她將一瓶沐浴露掉進馬桶後想掏出來。天很黑,需要一個人為她打手電,女兒幾乎是本能地叫道:“阿音,來幫我打一下手電筒可好?”哪知梁音卻躺在床上懶洋洋地說:“是你掉進去的,我為什麼要幫你打手電?”後來,另一個同學幫了女兒。第二天,女兒沒有像往常一樣同梁音一道去食堂。結果午睡時,她剛一回到宿舍便看見梁音在哭。宿舍裏其他同學讓女兒處理好這件事,女兒萬分不願意,覺得完全不能理解梁音為何而哭。



在女兒的敘說中,她一點兒也不說自己的情緒,只是強調第二天早餐時,她恰好有事,中餐時,又恰好有另外一個同學叫上她,便順路走了。



她眼巴巴地看著我,希望我來評論這件事。我停了停,理了理思路,問道:“當她不給你打手電時,你心中有沒有生氣、失望,對你們的友情感到懷疑?”女兒想了想,點頭:“有!”我笑笑:“如果一個人需要好友的小小幫助時,對方卻不肯施以援手,那個人生氣是不是很正常?”女兒又一次點頭。



“所以你對朋友有情緒很正常呀。第二天早上,你確實是有意不與梁音一塊去食堂吃早餐的,對吧?”女兒承認了。我問:“那麼中午時,你心裏有什麼感覺?自己現在想想吧。”女兒想了想:“我還是沉浸在對她的生氣、失望之中。”



我拍拍她的肩:“如果你一開始,就不承認自己因為那件事對梁音有情緒,那麼,你同樣不會承認自己第二天的行為,確實是帶著情緒去做的。你會說服自己,第二天的事情是湊巧。於是,你也就故意裝成不理解梁音的哭了。”



女兒不語,面部神色卻已經有所緩和。我笑笑:“那麼,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去哄梁音這個行為,沒有那麼不情願了?”她眨眨眼,但轉瞬又道:“可是梁音為什麼就不能理解我第二天對她的疏遠呢?”我對她眨眨眼:“就是因為她也不肯坦承自己的情緒唄。”女兒看著我:“你是說那天晚上我叫她打手電時,也許她正對我有一些不滿的情緒?”我搖頭:“我不知道,但她肯定正處於一些不太快樂的感覺之中。”女兒若有所思地點著頭。



我拍拍她的肩:“你試著回想一下,如果換成你是她,自己的好朋友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,你是不是會對她失望?你也許覺得將沐浴露掉進馬桶沒什麼了不起,但在她的認知中,這種毛毛躁躁的行為,就是讓人失望呢?”



女兒這會兒正經點了頭。我說:“要理解別人,看起來很難。但我們至少可以做到一點:如果換做我是對方,我會怎麼想,會怎麼做。這樣就能理解別人了。你試著去理解別人之後,她的所作所為就變得容易解釋了。”



從那之後,女兒與梁音的關係好多了。她能做到心裏不舒服時主動向梁音袒露。這種坦誠,也感染了梁音,兩人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好朋友。



調整情緒:在難過時扯著嘴角笑起來



期中考試前的某一天晚上,女兒打電話給我,聲音很沮喪。她說宿舍裏鬧哄哄的,想復習一下都不成。她真不明白那些人成天有什麼好鬧的,又說自己發現上學很沒意思,她失去了努力的目標。



我本能地急了,但理智告訴我,要慢慢來。我想了想問她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女兒回答:“什麼也沒發生,就是心緒繁亂。”



我思索時,一抬頭發現天上的月亮非常皎潔。於是便對她說:“那好,現在你走到陽臺上去。”當女兒依言走到陽臺上時,我說:“你抬起頭,發現了什麼?”“月亮!”“好,今天晚上的月亮是不是特別皎潔,月光下你們校園美不美?”“嗯,還行吧。”“那麼,扯開自己的嘴角對著月亮笑吧,真心地讚美一下月亮吧,或者朗誦幾句讚美月亮的詩。”



許久,我聽到女兒的聲音傳來,說:“嗯,好多了。我覺得朗誦詩這個行為有點傻,就只是對著月亮笑了,在內心讚美了幾句。”我問:“心情好一些了吧?”她的聲音平靜多了:“嗯,好多了。”



心情很糟糕時,扯開嘴唇微笑或大笑,真的是一個很見效的方法。特別是青春期孩子,他們常有莫名的憂傷等負面情緒,但又特別善變,很容易轉換情緒。



我教過女兒很多讓情緒振奮的辦法,比如,深吸一口氣,抬起頭挺起胸,臉上堆滿笑容並擺出生龍活虎的架勢,情緒就會馬上振奮起來;或者試著蹦蹦跳跳地走路,這對改變情緒會產生更好的效果;再比如說,對某個人很生氣時,可以一個人在無人處將他大罵一通,回頭就忘記了,心情也會大好。



面對青春期喜怒無常的孩子,與其去斥責孩子的情緒,不如疏通情緒。當然,青春期孩子在面臨問題和情緒時,很多時候不願意求助。家長需要想想辦法,既能幫到她又不讓她反感。



女兒初三時參加市里的作文大賽,我當時特別想幫她。豈知女兒小手一揮,有點兒嫌媽媽事多,覺得媽媽小看自己,不服氣的勁兒又上來了。她說:“你就少操心吧,不用你指點,我也一定得個獎回來給你看。”



她不願意媽媽介入,但怎麼樣才能幫助她呢?我考慮了好幾天,利用自己做老師工作之便,將自己寫過的一篇文章列印出來,交給女兒,說是我學生的習作,請她這個高手潤色。



女兒看過後,拍案叫絕,然後忍不住仔細地讀了一次又一次,並進行小修改。之後,女兒的作文獲得了一等獎。她十分肯定地說,我讓她修改的那篇作文給了很大的啟發。現在,女兒已成功地進了學校文學社,開始做起了校刊編輯,並經常與我討論稿子的優劣。她正慢慢地走向謙虛、成熟、自信。



其實,孩子在青春期衝動、情緒不穩都是正常的,家長無需太過焦慮。孩子們就是在這種衝動、碰壁、反思、學習的過程中長大成人。



“凡有經歷,必有收穫。”孩子在經歷,也在收穫,在往正確的方向成長。家長只需用愛與信任,呵護著孩子的情感,等待孩子的成長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