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ard logo

標題: 《葡萄圖》 - 品讀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ckinnewwy8954    時間: 2013-2-25 03:02     標題: 《葡萄圖》 - 品讀

初看葡萄圖,是驚豔此畫的秀氣和貴氣,能華貴而不俗,是功力,是畫者的修為。

很多人以為慈禧太后的畫只是畫為人貴,個人來看是不以為然。歷史的功過不去討論,單憑皇者身份的畫者來說,她的確有很有趣的談論點,不然坊間不會流傳那麼多關於她的書籍和戲劇,在研究葡萄圖的時間,發現她很多小故事,讓我從以前聞說她下令把珍妃推下井的單一形象,增加許多許多角度,在人性化的立場裏,看到她溫柔的、熱愛生活藝術的一面。

首先她絕對不是平庸的、毫無文采的女子。

據左書諤著《慈禧太后》一書所說,慈禧對於文學、書畫、歷史是頗行興致的。正如《慈禧外紀》雲:“(慈禧)性耽文學,深於歷史。”慈禧對詩詞是頗有欣賞能力的。德齡說慈禧對於詩詞,很有相當的欣賞;在中國古代的許多大詩人中,她所最讚美便是李白。凡是李白所做的詩,她差不多全讀過,或者可以說是全能默誦出來。”?慈禧的詩詞之才,在許多方面都有表現。例如同治四年(1865)會試,慈禧出題是“蘆筍生時柳絮飛”出題之外,慈禧更會念詩:“南浦篙三尺,東風笛一聲”“雨夜螺深淺,風前雁往還。舍連春水泛,峰雜夏雲間。”看罷這些精妙的詩句,方知慈禧不枉卡爾的“能為詩詞,出筆清新,非同凡響,又能為古文辭,得太宗氣派”之評。

慈禧有嗜讀小說之僻好。她對歷史名著:《封神榜》、《水滸傳》、《西遊記》、《三國演義》、《紅樓夢》等書愛不釋手。而且,還常常把小說中的故事編成戲劇在宮中演出。對此卡爾記述說:“太后尤善編劇本,此則人所未知者。太后曾自出心栽,編成新劇本多種。情節離奇,唱片高雅可喜,較之俗本,大有天壤之判。予在官時,曾見其手訂劇本一,一再推敲,煞費苦心。當演奏之際,太后凝神以觀,極為注意,見有可改動處,則立刻飭宮監往後臺,傳旨矯正,而後頓覺生色不少。

記得曾看過一張慈禧扮演觀音菩薩的照片,蠻有意思的。

除看書之外,慈禧有驚人的記憶力,她生活其中一個重要的趣味就是和兒媳在禦書房案前邊弄花,邊背誦她喜愛的經典和詩句,一個人背了另一個人背,半小時裏像唱歌一樣不停不休,臉上充滿愉快,午睡時也著人把她最愛的書念給她聽,甚至上轎遊船也是如此。

不過她最愛還是大自然這本書,她愛大自然,也愛花,更是一位花癡。她四周離不開花,在她內室,禦座房,戲樓的包廂,朝會大殿,都有不同品種的奇花異草,一年四季裏都有鮮花插在她的頭飾上,她會親自去弄花,把花湊到臉前去真心去吮吸花的芬芳,把花在臉上廝磨,彷佛是一種安慰。

慈禧太后是位講究的美食家,會常設計新的美味佳餚。

試想想,縱有法國和德國的貢品的香水,她總愛自己把不同的花和花油調淡雅宜人的香水,用自己的製作的杏仁糊作宮中的肥皂,在今天的時代女性來說那不是很環保,很可愛的事情嗎?

卡爾(美國女畫者)在禁苑黃昏一書說過,“她的魅力不只是心血來潮時才有,…她是那麼體貼周到,善解人意,對她周圍的人她像是真正的好…又是孩子又是女強人”,當然書中也有提到慈禧也有她的脾氣,障礙在前,她也會亳不留情的把它毀滅…

研究慈禧御筆《葡萄圖》一畫的過程中,不經意回到慈禁城,頤和園的世界,認識到慈禧太后愛花,愛大自然,愛戲劇,愛文學,愛繪畫的一面,難怪美國女畫家卡爾(為慈禧太后到紫禁城繪人像之女畫家)描繪慈禧太后為“甚有才華的女統治者”。

在葡萄一畫中,看到這女統治者的細膩的心,如葡萄的滕蔓一樣,窈窕婉然,也像她的心思慎密難猜,在研究典籍的過程中,不單是開始欣賞她的畫,也開始欣賞她有很柔美的女性一面:幻想在風雨飄搖的時代,一位女性如何失去兒子丈夫,還要在主理一個內憂外患的中國之際,去維持她的藝術世界,去畫出她堅持的美好。

研究古畫不單是視覺的藝術,而是和畫者心靈世界的溝通,和題詩者的意趣相投。個人認為收藏古畫,就像是收藏了畫者的精神。




歡迎光臨 陽光灑滿日子※生活社區 (http://takava.info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